说明那巴加已经完蛋忧的是眼前的这个局面让她

喜的是刘浪既然能来,那说明那巴加已经完蛋,忧的是眼前的这个局面让她同样有些手足无措。几十个人质的命在女海盗首领的心里并不是有多么重要,如果不是那几个大油桶,可能刘浪还没来之前,彗星就已经率领着手下们大举进攻,那四名那巴加的心腹属下可是沾满了原住民的血。
 
    如果可以,那巴加和他的属下们都应该被吊死在苏曼达岛的大树上。二十年前五百原住民的血几乎染红了整个海岛,刻骨的仇恨从未被原住民们遗忘过。
 
    “如果我命令你先暂时放下仇恨,以可以放他们走的代价换取三十名人质的安全或者是整艘船的安全,你愿意不愿意。”刘浪凝视着最终选择跟自己合作并让自己成功全歼海盗的女海盗首领,很认真的说道。
 
    “不,我不会放他们走。”彗星毫不犹豫地摇头。同样紧盯着刘浪的眼睛,女海盗也很认真的说道:“不是因为仇恨,而是,我的族人还在苏曼达岛上,如果他们活着回到那里,我的族人将会面临着一场屠杀。”
 
    “你的族人关我什么事?我现在需要保证这艘船的安全。你这样说,就不怕我杀光你们吗?”刘浪眼睛微微一眯,冷然道。
 
    森冷的杀气透过眼神刺激得女海盗身上的皮肤乍起一颗颗鸡皮疙瘩。彗星知道,眼前这个已经宰过数十名海盗的可怕胖子绝对不是吹牛逼,他,绝对拥有杀光他们的能力,只要他想的话。
 
    “你或许可以杀光我们,但我们还是不会放过那四个人的。”彗星苍白着脸却依旧神色坚定的缓缓摇头。
 
    刘浪甚至看她已经悄然蓄力。显然,只待自己一个不答应,这位女海盗就要跟自己拼命了。
 
    这绝对是个执着的女人,执着的有些傻呼呼的却令人很难不生起尊敬。
 
    每一个为了其他人而宁愿放弃自己的人,都是值得尊敬的。
 
    于是,刘浪笑了。
 
    “那好,既然是合作者,那我就帮你杀了那四个家伙。”刘浪扭头就走,远远的丢下一句话:“不过,记好了,你欠我一个人情。”
 
    至于说人质,可能海盗们自己都觉得是个笑话,一个视人命为草芥的中国上校会在意这些欧洲人的命吗?海盗们不这么认为。
 
    既然左右都是死结,那就只能杀光他们,刘浪绝不会把自己的安危寄托在别人手上,尤其是几个情绪越来越不稳定的海盗。
 
    当然,在杀光他们之前,刘浪必须得保证自己后方的稳定。原住民海盗是合作者,但兄弟都可以阋墙,更何况是一帮外族人?古今中外被合作者背叛的案例不知凡几。
 
    彗星如果因为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愿意将这四人放走,恐怕无论付出多大代价,刘浪也会先将这三十多名异族海盗给除掉。
 
    一个随时因为自己而放弃自己坚持的人,会成为一颗定时炸弹。
 
    刘浪也绝不会将自己的后背交给不被信任的战友。
 
    但显然,彗星过关了。
 
    至于说让彗星欠自己人情,当然只是浪团座临时发浪,逗逗傻呼呼的异族小妞儿而已。
 
    关押三十名人质和放置油桶的地方是底舱原来存放贵重货物的仓库,粗如拇指的钢筋栅栏将那片区域和底舱完全隔开,三十多名以妇女儿童为主的旅客恐惧的缩在一个角落,一个海盗拿着枪躲在他们中间。
 
    显然,只要一个情况不对,他就会开枪扫射人质。
 
    另外三个海盗则躲在油桶后面,油桶周围则摆放着一些易燃物,无论是谁对他们发动进攻,油桶首当其冲会被打爆。
 
    薄铁皮的油桶固然是挡不住子弹的穿透,可子弹击打出的火花极有可能点燃柴油,将这里化成一片火海。这也是彗星带着十几名海盗将这里团团围住,却没敢开一枪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