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他信仰上帝不果不信仰那可不能一起去上

    就是,不知道他信仰上帝不?如果不信仰,那可不能一起去上帝哪儿报道,那自己就跟他一起去他信仰的神哪儿报道去好了。
 
    一帮原住民海盗们则瞪大着双眼看着这个疯狂的胖子做着徒劳无功的疯狂,麻痹,这个胖子疯了不想活了,但老子们还想活呢!虽然对刘浪疯狂的行为颇为尊敬,但是,更多的海盗们则是悄悄后退,只要油桶爆炸,就得特娘的赶紧跑啊!不跑,都得死这儿。
 
    男女的思维逻辑,真的就是那么不同。
 
    如果背部被烫的快皮开肉绽的刘浪知道众人这般心思,一定会大声告诉各怀心思的这帮人们,别特娘的感怀了,老子不信上帝也不想去玉皇大帝哪儿报道,有这功夫,就不能去多找点儿水泼我身上?老子都快变成烤猪了都。
 
    可惜,憋足了力气发狂的刘浪根本没时间也没精力去看那帮就看着他发飙的家伙们,再不撞开铁门,烤猪都快当不成了,会变成骨头渣渣。
 
    根据时间推算,这会儿就算他想不装逼赶紧闪人,估计也来不及了。超过三百斤的油桶一旦爆炸,方圆一百米,没人能够活,那玩意儿就是个超级大燃烧弹。
 
    或许是给刘浪开后门的玉皇大帝实在是不太想把刘浪这货再收回去,或许是精钢铁链已经被火炙烤的变软变脆,也或许是刘浪主角光环再度爆发,反正,在刘浪连续第十次撞的时候,铁链“嘎嘣”一声,竟然被生生撞断。
 
    门开了。
 
    “男人把孩子扔过去。”刘浪连身上衣服燃起的火焰都来不及拍就丢下一句话,然后奔向火海中最后一个油桶。
 
    直接扯下自己已经被烧得七零八落的裤子,露出两条大白腿,拿裤子的碎布条缠住了自己的双手和手臂,双手直接搂抱住油桶,怒吼一声“起”,在皮肉被烫得“吱吱”的可怕响声中,就这样扛着油桶向铁门外冲去。
 
    “禽兽。。。。。。”也不知道是浪团座主动**露着小红裤衩的毅然,还是一个人就扛起了超过三百斤的大油桶实在是太过惊爆眼球。
 
    反正,人,在这一刻,内心里都爆发出了同一个声音。
 
 第706章 女人,都是喜欢听假话的
 
    不光是
    那次是炸成了渣,这次则会烧成渣,反正都是成渣的结局,如果他比较倒霉的话。
 
    事实证明,浪团座分析的很对,被他使出浑身最大蛮力油桶在栏杆上猛然撞了一下之后往下掉落,估计是温度终于达到了临界点,油桶都还未落在海面之上,就“砰然”爆炸。
 
    能搭载上千人的客轮绝对是万吨巨轮,可是,在这颗距离不过一米的超级油桶炸弹爆炸的威力面前,依然是被震的猛然一颤,将一帮差点儿吓尿的旅客和原住民海盗们晃了个东倒西歪。
 
    半空中腾起的火焰足足有七八米那么高。
 
    “特娘的,差一点儿就成了烤糊了的烤猪了。”已经耗费了力量都有点儿脱力的刘浪亦被震的一坐在甲板上,看着腾起的火焰蘑菇云咧开嘴笑了。
 
    转头看看四周惊佩的目光,浪团座刚想装个逼,说自己没求得啥子事,然后就感觉一阵眩晕,不由自主的往后倒去。
 
    在刘浪最后的记忆中,只记得女人的惊呼声和一种香喷喷的味道,特娘的,真好闻,刘浪喃喃的说了一句,记忆就此定格,咧着嘴傻笑着晕了过去。
 
    一场艰苦的搏杀,一场疯狂的撞击,扛着至少三百斤的油桶飞奔,尤其是最后一下将油桶掷出,直接掏空了刘浪最后一丝力量。终究不是神而是人的刘浪因为用力过度大脑陷入了自我保护机制,晕倒在惊呼着飞奔过来的小洋妞儿怀里。
 
    那种好闻的香喷喷,自然是每个男人都,不过他们此刻唯有羡慕,谁让他们没有扛着超级燃烧弹飞奔的力量呢?不,确切的说,是勇气。
 
    黑大汉泰森这回是彻底服了刘浪了,从看到这货扛着带着火苗的油桶冲出底舱门的那一刻。那绝对是他一生中所见过的最强悍的战士,不仅战力强悍,更强悍的是他的神经和心,一颗属于勇者的心。
 
    这一觉,刘浪足足睡了一天一夜,等刘浪醒来的时候,窗外阳光灿烂,温暖的阳光照在他的身上,暖洋洋的很是舒服。
 
    只是,发现自己上半身又被包扎得像个粽子一样,这让刘浪很有些不爽,自从淞沪抗战一役之后他就再也没受过如此重伤,怎么几个小海盗就把他搞成这个熊样?更的是,他并不记得自己受过什么枪伤啊!
 
    最悲催的是,当刘浪一扭头,突然看到一块小镜子中有个有些眼熟的光头和尚正在瞪着自己。
 
    “麻辣隔壁的,老子的一头秀发呢?”刘浪痛苦的发出一声呻*吟。